基層“隱性臺階”現象觀察

  一個不會讓努力實干的干部永遠沉在基層而不得翻身的晉升體制,一定有利于年輕干部積極擔當作為。

作者:呂德文 武漢大學社會學系研究員 來源:南風窗 日期:2019-08-15
  近些年來,各級黨委政府在干部提拔使用過程中,越來越重視基層淬煉的經歷。可以說,基層淬煉是年輕干部成長的“顯性”臺階。然而,我們在調研中發現,在基層并不意味著可以“淬煉”,基層干部的提拔使用也有一些“隱性臺階”。如何真正落實新時代的干部政策,怕是還要費一番功夫。
  粗略地分,基層工作內容主要分為兩個部分:一是內務,主要指上傳下達、“寫材料”、報表臺賬等辦公室業務;二是外務,主要指向上協調各部門和領導支持本單位工作,向一線落實具體工作以及做群眾工作。年輕干部是承擔內務工作的絕對主力。客觀上,年輕干部的“筆頭功夫”比較好,且熟悉電子政務,確實適合從事辦公室業務。這幾年,基層單位的內務工作越來越多,年輕干部也成了稀缺資源。我們在中部某鎮調研發現,該鎮有7名年輕的普通干部,除了負責本科室的業務外,幾乎都要“兼職”辦理各個分管領導各條戰線的資料整理、報告撰寫等內務工作。一些內務工作量本來就比較大的科室,如黨政辦、組織辦和扶貧辦,是年輕干部比較集中的地方。
  一般情況下,“內務”做多了,也就意味著群眾工作的鍛煉少了。其實,這是非常影響年輕干部成長的。以至于,很多中年干部,尤其是20世紀90年代“打打殺殺”成長起來的基層干部,對年輕干部毫無實干能力,只會“耍筆桿子”,卻提拔比較快感到不滿。很多情況下,組織部門在提拔使用年輕干部后,卻發現其不堪重用,也甚是無奈。
  絕大多數年輕干部都希望有上升通道,但客觀上晉升的空間極其有限。以鄉鎮為例,科級干部大概10人,從普通科員提拔為副科級領導,只要努力機會還是比較大的。但要提拔為正科級領導,則要邁過很多“隱性臺階”。如,從普通科員提拔為副科級,一般要經過黨政辦主任等“大辦”的負責人崗位才行;而要提拔為鄉鎮長,一般要經過武裝部長/副鎮長,組織委員/紀委書記,副書記等幾個崗位。因此,在大多數地區(副省級城市之外),經過十年的努力在35歲時成為正科級領導,也絕對是“年輕”領導干部。
  久而久之,基層年輕干部的狀態,也就發生了分化:一是對仕途有一定想象,希望在基層干一番事業。在筆者訪談的年輕干部中,擔任過學生干部的高達70%,他們在大學期間就有服務基層、在體制內奮斗的志向。非常有意思的是,筆者訪談過的年輕鄉鎮和部門的黨政一把手,無一例外都擔任過學生干部,且大部分都有碩士學位或名校畢業。我們還訪談過2位北京和江西的第一批大學生村官,歷經十年奮斗,走上了領導崗位,是大學生村官群體中的佼佼者,至今保持了服務基層、服務農村的激情。
  二是將基層干部當作一份穩定而有保障的“職業”。筆者訪談過一位90后年輕干部,大學學的是計算機工程,還在深圳工作過一年時間;在和家人商量后,覺得還是回家鄉做公務員好,就考回來了。尤其是一些事業編的女干部,更是出于職業穩定的考慮而進入體制的。比如,筆者在中部某鎮訪談的兩位事業編女干部,一位在計生辦工作,一位在財政所工作,她們都專業對口,在單位也都是業務骨干,對仕途卻無甚追求,但工作滿意度很高。
  當前,要讓年輕干部迅速成長起來,需要創造條件讓其“下得去、上得來”。所謂“下得去”,就是要讓其少做內務工作,真正的基層在群眾工作中;所謂“上得來”,就是要掃除“隱性臺階”,讓真正有能力的基層干部走上領導崗位。并且,“上得來”“下得去”之間是一個辯證關系,人們都知道“下得去”有利于“上得來”;但實際上,越是“上得來”,就越是有利于基層干部“下得去”。
版權聲明

本刊及官網(南風窗在線)刊登的所有作品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圖片、聲音、錄像、圖表、標志、標識、廣告、商標、商號、域名、程序、版面設計、專欄目錄與名稱、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、信息等)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,違者必究。

合作垂詢電話(020)61036188-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(8088)南風窗辦公室

文章得分:
評分:
重庆时时彩历史开奖数